当前位置: 首页 >> 综艺

我的魔法时代133最初的半位面节能

2020-10-19 来源:南宁娱乐网

我的魔法时代 133.最初的半位面

透过阁楼上优质的服务让用户对这个品牌更加放心。线下操作时收费的渠道很多的玻璃窗,抬头看夜空中两条星河交汇在一起,那些璀璨的星让我想起了辛柳谷的夜。

有风吹来,掀起了床边的白色纱帘,特雷西在我的窗台上放了一盆金色的向日葵,正开的娇艳。

还能够隐约听见隔壁邻居家大莉姐和宾的争吵声,听芬妮说宾又找了第三个女人,宾已经服完兵役,在一家制皮店里做工,他做的皮鞋我看过,又尖又长并不太漂亮,那家制皮店的生意还算不错。埃尔城里,很多人都喜欢这种款式的皮鞋。我想如果弗雷德大叔在的话,做出来的鞋子一定比宾做的更漂亮。

晚饭的时候,我讲述了一些辛柳谷中的事儿,莱恩特和芬妮听得津津有味,芬妮还夸赞我一番。

133章重新探险辛柳谷

“汉克那孩子不错,训练的时候非常刻苦,人也很诚实。”这是莱恩特对汉克的评价。

……美丽分割线……

黑曜石的锤子平躺在橡木地板上,残留的电弧在魔线的纹路中闪烁着火花。

坐在柔软的大床上,我有些呆傻地看着书架旁边耸立的时空传送门,这个时空传送门就像是一面落地的大镜子,雷电之力不停地未围绕着镜框顺时针流动,那些躁动的雷电之力不时的打起一团团火花,发出一连串儿的‘噼里啪啦’的起弧声。

看着面前的传送门,我在犹豫究竟要不要钻进去一探究竟。

这几天,我一直都在学院的图书馆里搜寻关于空间系魔法的书籍,查找那些传送魔法阵方面的知识。很可惜,学校的魔法书籍中,很少有涉及空间系魔法的书籍,一些关于空间魔法的介绍,只能在一些游记或旅行日记中看到。

前天的时候,我在图书馆里翻阅到一本非常破旧的杂谈,上面描述着一句话:地精们用科技强行的解释了空间系魔法的奥秘,他们在大陆各处修建了传送门,但是这种与魔法相悖的科技需要大量的能量石,自大的地精们以为它们已经适应世界的主宰,但可笑的事,那些传送门却被众神的信徒全部拆毁,站在满目苍凉的沙漠中……

既然有想法,不去将谜底揭开,心里总是会不舒服。

对于这扇传送门,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看看魔法腰包妥妥当当地系在腰上,心里就踏实很多,我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锤子,将它挂在腰间。最后整理了一下行装之后,披上一件柔软的皮衣,踩着长筒防水皮靴,最后检查一下全身的装备,再将窗帘拉好。

担心芬妮会冒失的闯进来,想了想之后,又将房间里的门栓插上,这才安下心来,站在传送门前。

四只石鼓图腾围绕在我的身体四周,皮肤慢慢的变成了岩石的颜色,身体开始的变得轻盈起来,一丝丝的魔法元素就像是天空中飞舞的雪花儿一样,一片一片的向我身体飘过来,那些如同雪片一样的魔法元素瞬间融入我身体,消失不见。我的魔法池旋转的速度,忽然快了两成,活跃的魔法元素从四面八方涌来,我能清晰的感受到它们欢快的涌进了我的身体。

我一脚迈进了传送门之中,身体逐渐的消失在如水银一般平整光滑的镜面里……

……美丽分割线……

依旧是那熟悉的矿洞,熟悉的祭坛上有着一个熟悉的传送门,就静静地屹立在古老的祭坛中央,我在祭坛的附近转了好久,依旧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这座祭坛看起来平凡而古朴,可是这里分明就是‘辛柳谷’。

我居然穿越了时空乱流,史洛伊特省的魔法师们,至今也没办法逾越的空间屏障,为此,只能是十年一次,借着时空潮汐的短暂平静期,打开传送通道,让我们这些学院生们进入这片充满了各种珍稀魔法草药的世界里。

我的心在剧烈的跳动,久久都不能平息,如今我又重新回到了这片天地之中。

看起来,书中记载的那些谣言,竟然有一些也是真实的,地精们果然已经掌握了传送门的真谛,它们修建了这座可以定位坐标的祭坛,铸造了这把能够砸开时空传送门的锤子,竟然可以穿越时空乱流,看起来地精们的科技真的可以强大到与魔法媲美的程度。

我已经在这祭坛附近站了差不多有一刻钟的光景,我还在犹豫,这个传送门到底能够支撑多久,如果在我想返回之前,传送门因为雷电之力耗尽而被迫关闭,我是不是就会被关在辛柳谷这个小世界中,所以我并不敢走远,只能在这传送门的附近徘徊。

根据年轻地精的说法,这里属于地洞深处,而且这里比较靠近‘恶魔之血’的诡异洞穴,那个洞穴中时常会有一些凶兽出没,专门捕食地底的地精,所以导致在靠近诡异洞穴几公里的范围之内的地精村落都慢慢的消失,这座隐秘的地下祭坛,也在这个范围之中。

这里的地精们,都知道这里有座古代祭坛,也曾有地精们想要探寻这个祭坛的秘密,可是那个秘密一直掌握在哥布林强盗首领的手中,如今那个哥布林首领已经死去,这样一来,也就在没有人知道祭坛的秘密。

我这次鼓足勇气,再次造访地下洞穴,其实是为了寻找传言中的‘恶魔之血’,我没想到原来恶魔之血竟然是制作‘碧火墨水’的主要材料,如果当时在西希会长的家中,如果不是西希会长介绍绘制‘魔力催化’魔纹法阵需要碧火墨水,我也不会注意到这卷魔纹法阵的图样。

当我发现碧火墨水的制作主要材料竟然是‘恶魔之血’的时候,我知道这是我的一次机遇,至少我还知道究竟在哪儿能够找到‘恶魔之血’,带着这样的一个目标,我才会冒险再次钻进黑曜石锤子凿开的传送门中,进入到地底的环境之中。

我本想寻找祭坛上是不是有机关,能够控制这个祭坛,可是却一无所获。

片刻之后,我开始发现祭坛中央的传送门越来越不稳定,传送门的边缘框架上的雷电之力一点点的逐渐消失,那些‘噼里啪啦’打着火花的电弧也在逐渐的减弱,水银一样光滑平整的镜面出现了一条条的波纹,并且不停的跳动,有了上次的经验之后,我知道这扇传送之门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我赶忙走过去,打算原路返回。

此时我的手中拎着那把黑曜石锤子,当我拎着锤子接近祭坛上的传送门中心地带的时候,手中的锤子上一道道魔法符文线就开始变得明亮起来,里面的一丝丝魔力也在随着魔纹不停地运动,如果不是我的魔法感知力足够敏锐,我几乎已经忽略了这个微弱的细节。

我低头观察着手中的黑曜石锤子,就在手柄的最下方,由一些复杂魔线组成的图案中,隐约可以找到几个古老而深奥的古代精灵文字,我对这一门学科本来就是学得非常吃力,也不知道那几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看了一眼随后就放弃浪费脑细胞,我猜也许那些文字是这个锤子的名称吧!也许乔伊斯太太能够知道那几个古代精灵文写的是什么!

鬼使神差地我将身体里雷之种子中蕴含的雷电之力再次注入锤子之中,奇妙的一幕忽然发生了,锤子上面的魔纹法阵里的雷电之力不停地流动,整个黑曜石锤子的锤头部分,竟然沿着几条细微的魔纹线,奇妙的旋转起来,这样一来,锤子上的那些魔纹,随着锤头几个圆形区域不停的转动,变成了另外一幅图案。

祭坛上的那座传送之门,竟然化成一道雷电之力,被吸进了纺锤锤头的一处镶嵌槽中,逐渐的平静下来。

祭坛上的传送门竟然消失了,只剩下了一只蕴含雷电之力的纺锤,又有些傻眼,整个心脏就像落进万丈深渊,想着自己毫无征兆的就有可能被困死在辛柳谷,也许十年之后,当时空潮汐来临,我也许有机会返回罗兰大陆市场参与度有望提升,想到这儿,我腿都吓软了,我满身冷汗的看着手里的纺锤,赌博一样再次注入雷电之力,控制着纺锤慢慢的转动。

那道潜入镶嵌槽中的雷电之力,跳动着离开了纺锤,再次幻化成一座不太稳定的传送门,随着新的雷电之力补充进来,传送门再次变得稳定下来。看着眼前再次出现的传送门,我才算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

我心说:原来这把纺锤才是传送门和祭坛的奥秘之所在,这应该就是一把传送之钥匙。

反反复复试验了几次之后,我才从再次打开的传送门中返回我的阁楼中,这个传送门才算彻底消失掉,我心说:原来还可以这样!

掌握了这个传送钥匙,就相当于整个辛柳谷就是我的后花园一样,只要有时间,我就可以进入辛柳谷中去探险。

完全无视时空乱流对我的干扰,也许我应该找一些伙伴,一起进入辛柳谷,我开始有一些期盼身体里,那颗雷之种子的雷电之力尽快的储满,这颗种子里的雷电之力在一点点回复中,我在想,不知道怎么样冥想,让雷电之力尽快的回复成饱满状态。

看来今晚只能到这里了。

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听见楼梯上有轻轻地走路声音,我连忙将身上的皮衣脱下来,连同脚上的一双长靴都统统脱下来,随手推进床底下,放下床单儿,将它们遮住。我悄悄地跑过去打开门栓,然后再悄悄地返回床上,脱掉身上的魔法外套,然后迅速的调整状态,进入冥想之中。

随后不久,我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芬妮的半个身体从外面探进来,看到我在床上盘坐着冥想,又悄无声息的将门掩上,反身走下阁楼。

门口传来隔壁邻居家的犬吠声,应该是特雷西参加完舞会返回来了。

不久就传来艾伦特的问候声与告别,然后是芬妮有礼貌的叮嘱路上小心,大门吱呀一声被关上,芬妮的抱怨声也慢慢地传进我的耳中,快要上楼的时候,我甚至还听见了芬妮的叮嘱,让特雷西上楼的时候,走路一定要轻一点儿,不要打搅了我的修炼,随后传来特雷西不耐烦的顶嘴,然后她像一只狸猫一样,悄无声息的跑上阁楼。

第二天一早,我在晨练的时候,将这个消息悄悄地告诉给了赢黎。

赢黎听了之后,惊喜地说:“这下好了,我原本还担心漫长的暑假没有地方去玩儿,辛柳谷是非常不错的地方,应该比紫青山脉好一些吧!”

对我来说,辛柳谷就宛如一座巨大的宝藏,当时空乱流恢复如初之后,这里就是已经彻底被封闭起来。

辛柳谷中的那些稀有的魔法草药,如今我可以慢慢采集。

对于赢黎而言,辛柳谷却是一处绝佳探险圣地,那里的环境、气候、生存条件都非常适合学徒级别的新手探险。

当我知道了赢黎的公主身份之后,我才算逐步的走进了她的生活,我原本以为公主们从小就过着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我们熟悉之后,我才能够了解到赢黎如今的生活,并不是如何的奢华,她的开销用度也不算太高,王府的大管家会定期在月初之时,将月季用度的的金币寄过来,赢黎的零花钱其实并不算多,但是在埃尔城里生活却是足够。

作为公主的她,几乎就没有什么金钱观念,开销用度一切都由拉格蒂斯来全员统筹,她们早上也会喝麦片粥,吃煮鸡蛋,有时候晚上会丰盛一些,但是女孩子们更喜欢果蔬沙拉和薯条、炸鱼。

赢黎毕竟是一位公主,平时她对于金钱的观念并没有深刻的认识。

甚至于这一次辛柳谷之行,她和海伦娜、贝姬几个人到现在都绝口不提分配战利品的事儿。

就算我把那些赤铜矿石和赤铜锭都交给了学院,赢黎也没有任何意见。

(未完待续。)

精索静脉曲张
陇南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金昌专治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南宁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