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

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宣布节能

2020-10-27 来源:南宁娱乐网

近日,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宣布,中国当代着名科幻作家刘慈欣的《三体》三部曲 《三体》、《黑暗森林》、《死神永生》英文版的全球出版合同现已完成全部签署程序,将于2014年10月、2015年5月、2016年1月分别在美国出版;而在近日举办的上海电影节论坛上也传出消息,刘慈欣的另一部科幻小说《超新星纪元》将被搬上电影银幕。这一消息使国内为数不少的科幻迷们为之一振。

刘慈欣曾表示,《三体》海外出版,让世界知道,中国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传统形象正在发生改变,不再是一个封闭的群体,而是关注人类共同的话题,关注世界、宇宙。

事实上,近年来中国科幻文学越来越受到世界科幻文学界的关注,中国科幻作家陈楸帆的短篇作其中的第四点“伊朗可能会在美国意料之外的时间内推出核武器”品《丽江的鱼儿们》被译成英文,并获得国际科幻翻译奖。201 年 月,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吴岩与加拿大科幻学者维罗妮卡·霍灵格尔共同在美国《科幻研究》杂志推出的“中国科幻专号”,收录了10位作家、学者对中国科幻文学的研究成果。这些都表明,中国的本土科幻文学已然整装待发,向世界科幻舞台前进。

蓄势待发

成熟的作家群体逐渐形成

长期从事科幻文学研究的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讲师李广益向介绍,中国科幻文学是在晚清时期出现的,当时的知识分子被海外列强的坚船利炮所震撼。鲁迅曾说过:“导中国人群以进行,必自科学小说始。”所以在翻译引进的基础上,创作了一些描述未来科技的文学作品。其后受政治因素、科技水平等诸多限制,科幻文学在国内几起几落,始终未能持续兴盛。

“近年来,科幻文学确实有迅猛发展的趋势,这是科幻文学发展长期积累的结果。”李广益告诉。

身兼研究者与科幻作家的吴岩告诉,出于对科幻小说的热爱,他从1978年开始进行创作,后因社会原因,国内科幻文学发展一度停滞。直至1991年《科幻世界》杂志更名改版,科幻文学创作才再次步入正轨。“当今许多科幻作家和一批铁杆 粉丝 都是在《科幻世界》这一阵地上成长起来的。”李广益说。

与其他类型文学的作家不同,优秀的科幻作家需要更长的成熟过程。“优秀的科幻小说不仅思考科学,同样需要关注社会。科幻作家早年大多 宅 在科学领域,社会阅历相对较为缺乏,因而很多科幻小说往往由于缺少对社会的洞察而略显空洞。现在,正是那批 60后 作家积累了足够社会经验、出现成熟作品的时期。”吴岩告诉。

“现今,国内比较活跃的科幻小说作者有 00人左右,年龄以四五十岁为主体;基本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创作特点,但还没有形成鲜明的流派。”吴岩说。

《三体》引导

国内读者做好接纳准备

《三体》又名《地球往事三部曲》,是刘慈欣从2006年起在《科幻世界》连载的长篇科幻小说,讲述了拥有高度文明、在三个“太阳”交替中挣扎和发展的半人马座的“三体人”,与地球文明碰撞的过程,被誉为国内科幻小说的“天才之作”“集大成之作”,堪称现今国内科幻文学的巅峰之作。

令人惊叹的是,《三体》除具备波澜壮阔的故事情节和奇妙瑰丽的科学幻想外,其思想的厚重感是读者、乃至许多科技工作者追捧的重要原因。“《三体》涉及了科技哲学、宇宙社会学、事关生存的人类道德困境等哲学思考,很多内容是对国际关系、历史问题、现实生活的影射。”李广益告诉。“科幻小说大多通篇传达一种理念,而《三体》中,关于科学、社会、哲学的观念密集度非常之高,因此小说读来颇具厚重感。”吴岩也表示。

“《三体》对宇宙和人类社会的思索恰好迎合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人们新的阅读阶段的需求。”吴岩说,在现今主流文学式微的背景下,科幻文学的学习成绩居上游兴盛,是国民的温饱问题解决后,开始思考未来、宇宙、哲学的必然结果。

“一部小说的畅销离不开文化产业链的支持。上世纪90年代培养起来的科幻迷,现已广泛走进出版传媒、教育、科研、企业等各个领域,对科幻文学的发行与推广给予大力支持,很大程度上造就了科幻热潮。”李广益认为,《三体》在当下的繁荣与来自社会的助推力是分不开的,不仅是《三体》,整个科幻文学界都迎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机遇。近年来,每年都有数部好莱坞科幻大片进入中国市场,大家已经非常容易接受科幻题材,科幻文学和文化由此获得了广阔的市场。

机遇与挑战并存

科幻文学期待再出发

许多读者和研究者在振奋之余,也不乏担忧,中国科幻文学能否为国外读者所接受?在美国等科幻大国,中国科幻文学究竟有多大市场?

“与西方科幻文学相比,中国的科幻文学带有更多第三世界国家科幻文学的特征,即更多关注国家、民族的命运,更强调国家科技实力的复兴;同时,中国科幻文学更多涉及伦理观念,这是由根植于中华文化的传统价值观决定的。”李广益告诉。

吴岩则认为:“西方的科学根植于宗教,因而西方科幻文学带有强烈的宗教色彩,宗教信仰内容在小说中蕴含很深,而中国的科幻文学纵使涉及相关问题,也和具有强烈宗教传统的文化差异显着。”

虽然中国与西方科幻文学存在差异,但许多研究者对此次海外出版抱有乐观态度。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出口综合部总监李赟说:“我们将为《三体》挑选合适的译者,译者以一人为宜,可以一气呵成,译者也需要对科幻有兴趣,且具有超强的领悟力。”

吴岩也告诉,此次的出版团队在出版、发行、后续宣传等方面颇费苦心,例如,《三体》第一部的译者 美籍华裔科幻作家兼翻译家刘宇昆对语境不同的中美文化及文学都非常了解,能够很好地传达《三体》的内涵,且在海外有巨大的号召力和广泛的读者群体,为《三体》造势的能力很强。

“但是也不得不说,现今国内科幻作家整体创作水平还有待提高、积累。”李广益也表达了对科幻文学现状的忧虑。“此外,优秀的科幻剧本、影视作品的缺乏,是国内科幻文学难以迈向新阶段的瓶颈。在当下,拥有最多观众、最能引起反响的,无疑是影视作品。而国内科幻电影的发展举步维艰。”他说。

当被问及原因时,李广益说:“老一辈的电影导演缺乏科幻体验,缺乏对本国工业建设的关注,缺乏从工业奇迹取材的自觉,因而难以拍摄科幻影片;也缺乏具有科幻电影创作经验的编剧、美工、摄像等一系列人员;而且中国目前在科幻电影所需的大场景拍摄技术上还有欠缺。”

李广益和吴岩都表示,现在许多公司团队介入科幻电影拍摄,将有助于改变这种现象。“特别是许多小成本、由青年导演编剧团队制作的科幻微电影的出现,其中也不乏佳作,这将为我国科幻电影的出现与发展积累人才。”李广益说。

(:王谦)

小孩健脾怎么调理
医院库
沧州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
友情链接
南宁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