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望辰幽幽第二十八章壁画节能

2020-10-19 来源:南宁娱乐网

望辰幽幽 第二十八章 壁画

清晨的阳光细碎而漫长,穿过东独山林,再沿着祭坛的通风口洒下,只剩下一层薄而不透的的光幕

睡过安稳的一夜,江望辰醒了过来,昨日的疲惫消去不少,只是肩膀和大腿传来阵阵酸麻,顺着强烈的负重感,江望辰望着半个身体依偎在自己怀中的花幽幽。阳光暖暖的铺洒下来,好似停在她的眼睫中闪耀,微隙的气息缭绕着寡淡的花香,清风徐来,青丝飘拂,睡梦中呢喃自语着天真,那一道纤绝的尘陌,安静而美好。

江望辰局促地保持着坐姿,尽管半身酸麻,也不敢多动一下,那熟睡中梦呓的少女,谁能忍心喧哗打破,遍也就默默地守着。

还好,花幽幽未过片刻,遍醒了过来。见她抽出与江望辰相扣的左手,全身绷直,伸了个极大的懒腰。

江望辰这才惊觉发现原来刚刚自己拉着花幽幽的手,恰有一阵风吹过,停在了指尖上空荡荡的凉意。

花幽幽揉着惺忪睡眼,懒洋洋地问道:“醒啦。”

“嗯。”江望辰点头道:“睡得怎么样?”

“感谢你的肩膀,让我做了一晚的美梦。”花幽幽一边梳妆整理,一边笑颜如花,又接着俏皮道:“江望辰,你是不是睡了一夜,突然开窍了,竟然小柴感觉不对会主动开口问好。”

处了一日下来,江望辰对花幽幽的性格也算了解,对于这样的嘲弄式的玩笑,也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不再如最初那般尴尬了,只是干笑一声站了起来。不想右脚酸麻无力支撑,一个趔趄,差点跪倒在地。江望赶忙晃了晃肩膀,抖了抖大腿,不想被背对着的花幽幽发现。以免不必要的窘迫,只是越是期待越是背离,花幽幽刚巧不巧的就在此时转了过来。只是并没有江望辰所想的嘲笑。

“怎么,右脚还酸麻,要不要我给你揉揉。”花幽幽问得很认真。

江望辰连忙挥手拒绝,道:“没事,再过一会等血液通畅就好了。”

花幽幽也不多说什么,转过身去,接着梳妆打扮。

江望辰也整理着自己的衣裳和铠甲,并从怀中夹层取出一块光饼掰成两半,干笑一声,道:“我这还有点干粮,分你一半。”

花幽幽也是豪爽地接过,又折两半,将其中一半递了回去,道:“我最近在减肥,你还是多吃一点。”

江望辰也不做推辞,接过被掰成很小块的光饼直接放入嘴中。

他每月收入仅1600元

江望辰一边咀嚼着,一边手指着另一条甬,道:“我们再准备片刻,遍进入甬道,你看怎么样?”

花幽幽微微臻首,算作答应。

二人稍稍果腹便启程进入甬道,此次的甬道较为宽敞,甬道入口还有一些阳光,算不上昏暗。经过一夜的休整,二人又恢复了神采,行进的速度也大为提升,很快就进入到阳光再也顾及不到的甬道深处,不过还好,甬道两侧的石壁壁每隔半丈都各有一盏烛火,烛光微黄,昏沉沉的随时就要潦草熄灭,可又在风中摇曳了几下,重新灼灼燃烧。凭借着弱弱烛光,二人摸索着前进。

“花幽幽,你看这石壁上竟然刻着壁画。”借着烛光,可以看见江望辰神采奕奕的表情,见他右手轻轻在石壁上温柔的摩挲,眼中充满灼热的光芒,又自顾沉醉地惊叹道:“想不到这里会有壁画!而且还美的如此惊心动魄。”

花幽幽也好奇地凑了过来,更将江望辰挤到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江望辰刚刚看着那一块石砖上的壁画,不以为然地道:“哪里美了,画得这么粗糙,还没有我画的好!”

“你懂什么!这可都是文化的瑰宝。都是我们研究历史的证据。”江望辰着急地反驳道:“你看这小人画,线条用笔简率松动,造型粗放而传神。”

江望辰指着花幽幽刚才看的那幅壁画解释着,又将花幽幽拉到另一面壁画前,补充道:“你再看这组壁画,在砖面上以白粉涂底,然后用墨线勾勒轮廓,在填入赭石、朱红、石黄等色,色彩单纯,构图饱满。”

花幽幽看着江望辰神采飞扬地阐述着,倒也颇受感染,也试着认真地欣赏起来,可依旧无法看入心里,只觉得画质粗糙,年份悠久而已。

而那边江望辰早已看得入神,兀自将花幽幽晾在一旁,开始一幅接着一幅专注欣赏。

“你看这幅,祭祀求雨图,活泼生动,这几笔浓墨巧妙勾画,就将阴云霭霭沉沉的感觉描绘出来。”

“再看这幅引魂升仙图,更是运用夸张的线条和脸部表情,将主持祭祀的巫师引魂的样子,表现得栩栩如生。”

江望辰看得入迷,一会儿忘我地自言自语,一会儿又兴奋不已地手舞足蹈,花幽幽对壁画毫无兴致,倒被江望辰的一言一行吸引着,心想,没想到整日打打杀杀的江望辰竟然如此痴迷丹青!她看着江望辰一边向甬道深处前行,一边眉飞色舞地发表对壁画的见解和赞叹。依他口中表述,这些壁画应该是记录一个古代的王国的日常生活,其中多以祭祀活动为主。只是越到甬道深处,壁画数量越少,有时疾行半个时辰,也未见一幅,如此下来,江望辰愈加心切渴望,脚下步伐不由明显加快。花幽幽也不打扰,只是默默跟在江望辰后面,心中猜测着他的情绪起落,最后只觉得,这情绪再怎么起起落落,也不会落到与她相关。又暗自怄气怨言:“这男子当真无趣,宁可追着、绕着壁画,也不多看我一眼,想我天生丽质还不如那残破凌乱的壁画,真是气死人了,算了,以后再也不理他了。”

苦熬了漫长的空虚,壁画又重新出现在微弱的烛光中,江望辰急切地扑了上去,重逢多年未见的故友也不过如此。又发现此次壁画不再是一砖一画,而是波澜壮阔的一副占据了整面石壁,江望辰更是大喜过望,对着壁画难以置信地摇头,口中发出“啧啧啧”的连连称妙。再一看,整个人遍陷入壁画的世界。

整幅壁画,用色较为保守,除白底以外,多以浓墨配合朱红渲染,色调暗哑低沉。壁画中心画着一个巨型祭坛,再细看祭坛中心那个巫师画像,用得是少有的写实手法,无论是他脸上扭曲的面孔,还是身上的服饰打扮,都能画的细致入微。在祭坛上的有着七个石台,围绕着他落在七个方位,石台之上又以墨色绘制的器皿,器皿中空无一物。

而各个石台之下,是无数人排成长长的队伍,他们以极为简单的细条塑造,头以一个圆圈表示,四肢和躯干则用线条代替。

整幅壁画祭坛这一区域占去大半,只在左上角处留有一块区域,绘的是以石阶累起的高塔,高塔之上站着一位衣冠华丽的王者。整幅壁画中唯一一点黄色,遍是点缀他金色的皇冠。此时他正张开双臂,拥抱空中的那颗血日。

“花幽幽,你觉不觉得这整幅壁画,与之前的都不一样?”江望辰魔怔许久后突然问道,这是江望辰发现壁画后,第一次主动开口。

花幽幽眉头一皱,微微愕然,反问道:“怎么说?”

“初看整幅壁画,布局开阔,将祭祀的恢宏场面铺洒开来,再细看其用色沉重压抑,尤为那一轮滴血的残阳,让人有种想逃却逃不开束缚感。”江望辰凝视着那一片血红,目光也逃离不开。

花幽幽站在江望辰旁边,也全神贯注地观察。只是天赋有限,看不出壁画中色彩的一样,只觉得这轮血日中的猩红,有着一丝似有若无的戾气,好似要从画中呼之欲出。

江望辰见花幽幽没有回应,又自顾接着道:“而且更为诡谲的是,若静望入神,遍仿佛入了画一般置身其中,刚刚有几时,我觉得我便是那位祭坛中间的巫师。”

听完江望辰的话,花幽幽也多看留意那壁画中的巫师几眼,不由一惊,道:“你看那巫师,与昨日所见的石像可否相似?同样的举止动作,同样的服饰打扮,应该是同一个人吧。”

江望辰早有发现,心中疑云,又找不到直接的关联,神色凝重道:“嗯!走吧,此地也不知凶险,还是不要多做久留。”

未知的神秘远比已知的凶险更让人敬畏。二人加大步幅,向着未知的深处走去。

黑河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
上门开锁电话
宿迁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南宁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