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异界大探险家第四十九章水从地出营养

2021-01-14 来源:南宁娱乐网

异界大探险家 第四十九章 水从地出

阿兹荷姆终于还是点头了,他很惊讶自己为什么只犹豫了这么短的时间就答应了。

“那么走吧,没时间浪费了。”

“等一下……”阿兹荷姆开始担心托南已经失去了理智,“你不知道春之泉在哪儿……”

“我们所在的地方是距离春之泉最近的安全地区,”托南对着自己的副官点点头,“从未出现在阿兹特克人眼中的玛雅人的秘密营地,只有可能藏在死亡沼泽。”

阿兹荷姆沉默了一下,这一刻他的心情十分复杂,既有找到了正确庇护者的庆幸,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是的,我曾经去过三次,听着,”阿兹荷姆掏出匕首,在身边一棵大树的树干上画下简略的地形图,“死亡沼泽真正危险的地方是缺乏干净的水,我们如果没有足够的补给,就会渴死在半路上。”

“不用担心,如果你不会在半路上把我们带进陷阱,那就没有什么能阻止阿兹特克人得到春之泉。”

阿兹荷姆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点点头。

“走吧,你跟着我。”

托南朝阿兹荷姆身后走去,后者转过身,然后看到了超出他想象的一幕。

十二头双足的怪物正静静地伫立在雨林中,好奇地用蜥蜴的黄色眼睛看着他,悄无声息。

那是一群站立起来的长腿蜥蜴,但是远比阿兹荷姆见过的任何一只长腿蜥蜴更大,更狰狞可怖。站立的冷血怪物背部能够到成年人的肩膀,上面是带着青绿的铁青色鳞片,脑袋很小,嘴里满是尖牙,眼睛中带着一丝野兽的狡黠。

阿兹荷姆几乎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这怪物巨大到夸张的利爪,那让这群野兽从变形的蜥蜴彻底变成了故事里才会出现的恐怖怪物。

“这是什么?”

“恐爪龙。”

托南没有浪费时间,他跳到最大的那条怪物背上,然后抓着阿兹荷姆的肩膀把他放在另一个怪物的背上。

“我们会在渴死之前抵达春之泉的,”托南的战士们跳上了恐爪龙,这群怪物以惊人的速度朝着雨林深处冲去,“而那时,驻守在泉水附近的战士应该已经回到城邦参加欢迎外来者的典礼了。”

阿兹荷姆没有说什么,那并不是因为太过颠簸。他已经学会了在怪物的背上掌握平衡,这种两足奔跑的野兽很像人类,无论它们以怎样的速度狂奔,背上始终是平稳的。

这位背叛者只是不愿意亲口承认玛雅的失败。

……

弗朗西斯已经重获自由了。

他知道,秘诀是微笑。

玛雅人似乎正在准备重要的庆典,弗朗西斯觉得也许自己刚好赶上了土著的某个节日,然而事实是,并非如此。

阿兹荷姆的离开已经完全被忘记了,雨林的法则就是离去者不被铭记,就算习惯了种植玉米的玛雅人也一样不能违背。

大祭司对准备工作的进度十分满意,他希望看到的典礼正在一步步实现,而外来者的配合让翻译学习新语言的速度远远超过预计,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

羽蛇神的力量在帮助他们,大祭司越来越对那个预言深信不疑,他想象着即将到来的新时代,激动不已。

当然,世上总不会一切都称心如意,去往海边村落的信使并没有按时回来,那毫无疑问是因为苏杀死了村里祭司的儿子,大祭司心知肚明。

不过那都无所谓了,玛雅即将重获新生,羽蛇神会保佑他们。

……

有那么一段时间,阿兹荷姆满心身处传奇之中的兴奋,他知道自己将看到一个不折不扣的奇迹,足以让喜怒无常的战神大笑起来。

但与此同时,几乎无时无刻,他脑海中满是失败之后的幻想,毫无根据,一片混乱,但却如此真实。

阿兹特克人的坐骑聪明而灵敏,它们像风一样穿过雨林,甚至没有让林中的树叶碰到阿兹荷姆的脸有点扛不住的话就晚个两级在来。这种被称为恐爪龙的怪物速度与耐力俱佳,很快就走过了一般的路程。

托南是个优秀的指挥官,没人知道他的能力来自天赋还是长久的训练,但当他身处战争,道路清晰可见。

扩散条件不好这个阿兹特克人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他安排了抵达泉水的时间,仅仅靠着对春之泉位置的猜测就让计划实现了。

当阿兹特克人抵达守卫泉水的营地时,时间正是刚刚入夜,大部分战士已经入睡,开始守夜的少数几个人还没做好准备。

然后在阿兹荷姆眼前,一场屠杀开始了。

2014年5月4日 阿兹特克人并不比守卫此处的玛雅精锐战士更强大,但他们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大多数玛雅战士死亡时武器不在手边,他们刚从睡梦中惊醒,就被恐爪龙夸张的利爪开膛破肚。

托南亲手杀死了玛雅的指挥官,和以前一样,他猜中了这个强大战士休息的树屋,让他永远没能醒来。

阿兹荷姆旁观了这一切,他安静地看着尸体倒在地上,血液蔓延,然后被雨林的土地贪婪地吸收干净,只剩下黑夜中模糊可见的暗红。

玛雅的背叛者浑身发冷,却又觉得自己的血液在沸腾。

“带我去春之泉。”

托南提着首领武士的头颅走出树屋,但却发现已经没必要用这个方法击溃玛雅人的抵抗了,他的战士已经取得了彻底的胜利——玛雅人留在这里的守卫比托南预计的还少。

阿兹荷姆点头,那个动作几乎榨干了他全身的力量,他觉得自己是在让一棵粗到可以住进十几个人的大树低头。

两人穿过黑暗中的雨林,来到了一片空地。

“这里什么都没有。”

托南环顾四周,在雨林中,像他脚下这样没有被杂草占据的地面确实十分少见,但这里并没有泉水。

“这里。”

阿兹荷姆举着火把弯下腰,让火光照亮地面。

那是一块石板,正是它阻止了绿色占据这片空间。

石板上雕刻着一个丑陋的女性神明,托南一眼就认出来那是玛雅的水源守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啊。”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护神。

“啊……”

呼和浩特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多少钱
沈阳包皮过长治疗费用
拉萨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南宁娱乐网